不良率最高 郑州银行难掩资产隐忧

  • A+
所属分类:综合体育新闻

原标题:不良率最高 郑州银行难掩资产隐忧 来源:新金融观察报

在城商行中, 郑州银行 早已实现A+H上市。今年半年报曾显示,该行共有对外营业机构172家,其中分行14家,支行157家(含总行营业部),专营机构1家。

“高不良”的背后

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,郑州银行总资产突破5350亿元,较去年末增长6.97%。

然而在资产规模不断攀升的同时,郑州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依然居于高位。最新披露的三季报显示,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,郑州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为2.10%。尽管该行这一数据较去年末有所下降,但仍是同期A股上市银行中不良贷款率最高的一家。

根据统计,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,郑州银行也是唯一一家不良贷款率超过2%的A股上市银行。

北京银行 、 上海银行 和 江苏银行 是资产规模排名前3的城商行,总资产均在2万亿元以上。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,这3家银行的不良贷款率依次为1.52%、1.22%、1.33%。显然,郑州银行的不良率明显偏高。

事实上,若以A股上市城商行中不良贷款率最低的一家银行对比来看,郑州银行的不良贷款率显得更高。比如,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, 宁波银行 的不良贷款率为0.79%。

郑州银行呈现“高不良”特征,并非始于今年。查阅年报发现,郑州银行2015年年末的不良贷款率仅为1.10%,但此后不断攀升并在2018年一跃突破2%,当年年末达到2.47%。

年报显示,2015年至2019年,郑州银行各年末的不良贷款率依次为1.10%、1.31%、1.50%、2.47%、2.37%。由此可见,在A股上市的2018年,也是郑州银行近些年不良贷款率最高的一年。对于2018年不良贷款率上升的原因,郑州银行当年年报曾称,这是受区域环境制约、信用体系不健全等因素影响,同时也根据监管要求将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全部纳入不良贷款。

在贷款结构方面,郑州银行对公贷款占比明显高于个人贷款。截至今年上半年末,郑州银行公司贷款占比超过60%。

由于三季报披露信息较为简单,但依据今年半年报则可发现郑州银行“高不良”的原因所在。截至今年上半年末,郑州银行的不良贷款余额为46.59亿元,不良贷款率为2.16%。其中,公司贷款(不含票据贴现)不良贷款率为2.42%,个人贷款不良贷款率为1.95%。

在行业分布方面,郑州银行今年半年报显示,制造业的不良贷款率最高,达到10.06%。值得注意的是,郑州银行对公不良贷款接近一半是来自于制造业。

仅次于制造业,批发和零售业则是郑州银行对公不良贷款的第二大来源。今年半年报显示,贷款规模占郑州银行贷款总额比重超过10%的行业就有房地产业、批发和零售业。截至今年上半年末,郑州银行这两大行业的不良贷款率分别为0.47%、4.23%。

此外,农、林、牧、渔业是郑州银行对公不良贷款的第三大来源。尽管该行业的贷款占比只有1%,但不良贷款率高达8%。

拨备逼近“红线”

除了不良贷款率,拨备覆盖率也是观察商业银行资产质量的重要指标。

年报显示,自2015年以来,郑州银行拨备覆盖率呈下滑趋势。比如,郑州银行拨备覆盖率在2015年年末曾高达258.55%,但此后持续下滑并于2018年跌破200%。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,这一数据只有154.99%,逼近150%的监管红线。

可作对比的是,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,城商行“老大”——北京银行的拨备覆盖率达到223.85%。此外,江苏银行同期拨备覆盖率达到250.07%,而上海银行更是高达328.07%。

三季报显示,郑州银行今年前三季度信用减值损失同比增长68.99%。据郑州银行称,这主要由于其根据市场经营环境、资产结构变化,增加资产减值的计提,进一步增强风险抵御能力。但即便如此,与上市城商行相比,郑州银行的拨备覆盖率依然较低。

可以看到,受信用减值损失增加等因素影响,郑州银行今年前三季度在营业收入增长13.58%的背景下,归属于本行股东的净利润依然下滑8.28%。倘若郑州银行要达到上述三大城商行的拨备覆盖率水平,那么郑州银行今年净利润降幅则将更大。

可以预料的是,较低的拨备覆盖率将制约郑州银行未来的盈利空间。

眼下,对郑州银行来说,除了面临拨备压力外,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也逼近7.5%的监管红线。截至今年第三季度末,郑州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仅为7.99%。显然,郑州银行也面临进一步补充核心一级资本的压力。

根据近4年情况看,郑州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只有2018年年末在8%以上,而这还是受益于当年在A股上市。如果不能尽快补充核心一级资本,郑州银行未来资产的持续扩张也将受到限制。

盈利能力待考

作为一家城商行,郑州银行聚焦“商贸物流银行、中小企业融资专家、精品市民银行”三大特色业务定位,推进对公业务及零售业务转型。

以打造“商贸物流银行”为例,郑州银行称其借助郑州市作为综合交通枢纽、国家中心城市、中原经济区核心城市和“一带一路”重要节点城市的区位优势,推进“商贸物流银行”建设。比如,其以交易银行业务为基础,将商流、信息流、资金流和货物流“四流合一”,聚焦“五朵云”线上服务平台的优化和系统功能的整合。

其中,“五朵云”包括云交易、云融资、云商、云物流和云服务,围绕客户全方位核心诉求,通过丰富的解决方案、高效的响应机制以及专业的服务能力,为产业链核心企业及其上下游客户提供“线上+线下”“财资+融资”“定制+特色”“本币+外币”的综合化解决方案,致力于打造对公客户一站式全景服务生态圈。

对商业银行而言,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是衡量其盈利能力的一个重要指标。

年报显示,郑州银行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近些年持续下滑。比如,郑州银行2015年的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曾高达26.22%,但该指标之后持续走低,在2017年跌破20%后,又于2019年跌破10%,仅有9.30%。不由得让人对其盈利能力产生担忧。

分析过往数据发现,成本收入比上升、净利差收窄等均在侵蚀郑州银行的盈利空间。年报显示,郑州银行2015年的成本收入比曾为22.89%,但去年已经上升至26.46%。至于净利差,该行在2015年曾有2.95%,但去年只有2.28%。

三季报显示,郑州银行今年前三季度年化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为13.72%。但最终能否持续上升尚待观察。

  • 我的微信
  •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
  • weinxin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
  •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
  • weinxin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